红楼梦》5个小人物读懂真实的人性

发布时间:2018-05-29 19:32:55

红楼梦》5个小人物读懂真实的人性

  《红楼梦》中很多小人物虽然出场不多,却也有血有肉,写得丰满真实,展现了复杂、线

  贾芸是贾府的旁支,为了生活,想在贾府谋个营生,这要先巴结凤姐。他想向开香料铺的舅舅卜世仁(不是人)赊香料,但是舅舅不仅不帮他,还把他数落了一通。贾芸父亲去世得早,留下的家产被舅舅卜世仁侵吞,现在走投无路来求舅舅,却碰了一鼻子灰。

  从舅舅家出来正烦恼时,撞上了醉金刚倪二。这倪二是个泼皮无赖,放高利贷,混迹赌场,这类人物在人们眼中一般是尖酸刻薄的。倪二却颇有义侠之名,为帮朋友能仗义疏财。听贾芸说了自己的遭遇后,为他愤愤不平,当下拍板就借给他银子,而且不要利钱,也不定文约。

  很多时候,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在危难关头不能伸出援助之手,甚至会落井下石,亲疏关系与血缘没有必然关系。

  倪二这种人,从事的职业是有些剥削性质,容易给人刻薄、丑恶的印象。但这与他讲义气并不冲突,对自己敬重的朋友能仗义相助,慷慨解囊。

  藕官是扮演小生的戏子,与扮演小旦的菂官在戏里经常扮作夫妻。一来二去,假戏真做,两人就相互爱怜。菂官死后,又与蕊官好上。当被人疑心得新弃旧时,藕官说:

  “这又有个大道理。比如男子丧了妻,或有必当续弦者,也必要续弦为是。便只是不把死的丢过不提,便是情深意重了。若一味因死的不续, 孤守一世,妨了大节,也不是理,死者反不安了。”

  有人认为这一段影射了宝玉、黛玉、宝钗三人的爱情与婚姻,黛玉去世后,宝玉迎娶宝钗,并不是来自家长权威的逼迫,而是一种自觉的选择。坦然接受与宝钗成为夫妻的事实,并不能说宝玉忘了黛玉、对不起黛玉,也不能说他不爱宝钗、却娶了宝钗是一种辜负。

  苏轼为亡妻王弗写下情真意切、凄婉动人的《江城子》,但那时他已经与第二任妻子一起生活,并不是东坡刻薄寡恩,喜见

  笑与心中念“旧人”两者并非水火不容。人性中很多看似矛盾的东西,其实并不冲突,可以并存。有时,我们自以为做出自我牺牲是对他人的爱与尊重,但可能并非他人的真正心意,也可能会不利于自己。03

  尤二姐、尤三姐是贾珍妻子尤氏的继母带来的妹妹,生得十分美丽动人。贾珍、贾蓉父子这两位纨绔子弟垂涎两位姨娘的美貌,有轻薄举动。尤老娘和尤家姐妹的生活要常靠贾府接济,尤三姐不能公然违抗,只能迎合他们,这是不得已的,但她心里对贾家这些高粱纨绔十分瞧不起。后来,她让贾珍等知道了她不是好惹的,不像她姐姐尤二姐那样软弱。

  早在五年前尤三姐就倾心于柳湘莲,决定要嫁他后就改掉从前的性子,一心想等他回来后成亲。不久后,两人在贾琏的帮助下定亲,但柳湘莲听闻了尤三姐名声不好后要退婚,尤三姐心灰意冷,最终挥剑自刎。

  尤三姐并非生性轻浮,部分是由于生存环境的逼迫。尤二姐只是求一个好归宿,顺水推舟嫁了贾琏。而尤三姐十分坚定,只有一个真正爱慕的人,非他不嫁。表面上表现得轻浮不堪,内心却十分刚烈。柳湘莲因她的名声而退婚,也是人之常情。但他还不了解真正的尤三姐,也可惜了这位刚烈的女子。

  “远水解不了近渴”,是因为自己无法忍耐,智能儿没有反抗之力只好服从。秦钟对智能儿有感情,但他没有真正为智能儿考虑,出发点是满足自己。智能儿作为尼姑,要承担的风险要比秦钟大得多。秦钟对智能儿更多的是爱、还是欲呢?

  、“为你好”往往是自我满足,而不是切身地为他人考虑。真正的爱他人,是为对方着想,从对方的角度出发,对于对方有责任感。05李嬷嬷

  李嬷嬷是宝玉的奶妈,对宝玉有慈母一样的关怀。她劝告宝玉少吃酒,对宝玉房里的丫头有监督的责任感。宝玉听了紫娟的话晕死过去后,丫鬟们首先想到的是叫李嬷嬷来,可见她对宝玉朴实厚重的爱、在宝玉生活中的重要。

  但李嬷嬷的缺点在于不识趣,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,倚老卖老。仗着对宝玉的恩情,就依着自己的想法为所欲为,不懂得把握分寸。

  宝玉与李嬷嬷的关系,比起与王夫人,更接近我们生活中的一种母子关系。养育之恩,当涌泉相报,但无需过度强调,让恩情成为了重压的枷锁,成了要挟的资本。

  《红楼梦》中的小人物也不是非黑即白的,细细揣摩和品味,联想到生活中接触过的形形色色的人,会给我们很多启发和感慨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